徽帮棋友会

查看: 180|回复: 0

不是我等不肯降,奈何旅长不早亡,记歼灭62旅旅部的普冬搜剿战斗

[复制链接]

206

主题

242

帖子

83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30
发表于 2021-11-25 09: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62年11月21日,历时1个多月的对印自卫反击战以中国政府主动宣布从11月22日0时起,实现全线单方面主动停火告终。但此时在东线战场,尚有一些已经被我军切断退路的印军部队正在深山老林里慌不择路地想逃回印控区,在这些家伙中有不少中高级军官,他们多数都在最后关头丢下部队,只带着少数亲信逃跑。为了兜住这些“大鱼”,我军各部展开了搜剿战斗。在11月23日下午,我154团1营终于取得了搜剿战斗中最漂亮的一场战斗,以1人轻伤的代价全歼印军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以下58人。

被我军击毙的印军62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


霍希尔·辛格·拉蒂是印军高级军官中少见的“年轻人”。他1916年12月1日生于印度哈里纳邦南部城市巴哈杜加尔桑克尔村的一个锡克族大户人家。因为年轻时就喜欢舞刀弄枪(锡克族有尚武传统),1934年10月,年仅18岁的他就参加了英国殖民当局麾下的拉加普特联队。1940年12月随同部队被调往北非作战,因为身体素质较好外加出身好,被提拔为“低级委任军官”(相当于准尉),指挥一个排级部队。在战争中,他在拉加普特联队第4营中表现出色,曾两次立功受到表彰。1941年他被上司看中、被选送到印度德拉敦的军事学院深造,此后他就踏上了仕途。
1944年,霍希尔·辛格以同届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随后被留校当教官,此后在军校内一路攀升节节高。到1962年10月,对印自卫反击战爆发前夕,年仅46岁的他已经是印度最高军事学府——国防学院的准将副校长了。此时面对着边境地区危如累卵的局势,印度陆军痛感前线的高级军官多数不是只会高谈阔论,就是无能之辈、又或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子。像霍希尔·辛格这样子既会打仗(虽然他在战场上就是一个低阶排级军官),又懂“兵法”(纸上谈兵)的“青年才俊”太少了!
于是印度国防部火速将其调往一线,任命他为第4师62旅的旅长。临行前,已经有20年没上过战场的辛格穿着一身战斗服向学员们致辞,说自己要去属于他的地方——战场!辛格还大言炎炎地宣称自己将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和最后一口气,宁死也不退一步!要给中国人一点“颜色”看看,云云。这些大话很是吸引了一些狂热的印度媒体和舆论的吹捧,吸足了一大拨“粉丝”。

成为62旅旅长的霍希尔·辛格·拉蒂


到前线后,“儒将”辛格的屁股还没坐热,他热切盼望的“决战”就来了。11月17日,东线我军向西山口地区大举集结,准备向印军第4师主力发起总攻击。在泰山崩于前之际,第4师师长帕萨·尼亚少将感到大势已去,于是下令部队以交替掩护,节节后撤的战术摆脱我军的攻击。但辛格居然拒绝了上级要求其撤退的命令,争辩说自己早就在西山口做好准备,要给中国军队迎头痛击(老子还没建功立业呢)。比他更清楚62旅情况的帕萨·尼亚少将直接驳回了他的请求,并且严令他必须、立即、马上组织部队撤退,否则就把他撤职、然后送上军事法庭。

第4师师长帕萨尼亚少将(中)


在碰了钉子之后,霍希尔·辛格才静下心来了解两军的态势,他一面心不甘情不愿地命令部队准备撤退(注意:是准备撤退,不是撤退),一面四处打电话询问实际情况,当他终于理出了一点头绪后,这才发现战局压根就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但此时已经是11月18日凌晨,距离我军总攻击发起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在进攻前进行集结的我军部队


我军指挥员在战前察看地形和敌情


惊恐万分的辛格立即命令旅部人员收拾东西准备跑路,这位坐惯了办公室的学究跑路的速度堪称动如脱兔。当上午8时30分,我军以308炮兵团的2个装备54式122毫米榴弹炮的榴弹炮营(24门)和1个装备54式76毫米野战炮的加农炮营(12门)对西山口发起炮击时,辛格已经和旅部人员乘坐8辆小汽车紧急向后方“转进”。
没有实际指挥大兵团作战经验的辛格在跑路的时候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虽然他已经命令各部队按照计划后撤,但他没有指定接替自己指挥的代理人。而在撤退途中,部队是很难联系到旅部和辛格本人的,一旦遭到我军攻击,就只能各自为战。
在我军重炮的轰击下,原本就岌岌可危的62旅西山口的防御瞬间就被砸了个支离破碎,西山口被我军轻易突破(36门炮总共打了1400发炮弹)。

正在射击的我军308炮团的54式122毫米榴弹炮


正在射击的我军54式76毫米野战炮,该炮是苏制ZIS-3型野战炮的国产版本


此时东线我军铺天盖地的凌厉攻势打的62旅一线部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但向后方疾驰的辛格车队却抢在当天上午10时我“郭指分队”切断略马东公路前,抢先通过了略马东,向后方的德让宗方向逃跑(“郭指分队”在略马东的故事请看本厂长当刺刀的寒光划破夜幕,就是末日降临,记中印反击战略马东阻击战一文)。
老天爷暂时放过了他,不是可怜他,而是还没玩够这个猎物。
自以为逃出生天的辛格做梦也没想到,在我军攻击发起后,由于他脱离了指挥位置,致使整个62旅等于完全丧失了统一指挥,结果就是处处挨打,一线部队迅速崩溃,二线和后方部队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就擅自销毁文件,烧掉辎重和军火后向后方逃跑。

印度的后方补给基地


辛格很快就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他的那支小小的车队在向后方跑路时,不断地遭到我军穿插部队的射击,很明显,我军正在沿公路两侧对撤逃的印军实施平行追击。辛格脑子活络,立即决定避开我军的主要攻击方向,折向打陇宗,企图从那里走小路越过喜马拉雅山的吉莫山口逃往不丹。
但车队在逃跑途中耗光了汽油,而沿途的62旅后方兵站和加油点已经全部被印军自己炸毁或者烧掉,人员全都逃跑一空,不知去向。其他的印军部队也和62旅大同小异,无论官兵都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沿着公路向后方狂逃。

被印军遗弃的汽车


无奈之下,辛格只得下令弃车步行。但这些机关人员平时出门有车马,在世界屋脊上行军简直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一伙人只得走走停停,速度非常缓慢。而此时我55师154团3营正以强行军的速度向打陇宗方向追来。
我军154团的前身是1944年7月由4个县大队各抽1个中队组建的冀鲁豫军区8分区独立团(辖4个连)。1945年1月又编入4个中队,扩编为2个营,并改番号为冀鲁豫军区8军分区第5团,该团的1营的前身是八路军东平县大队1中队,其2连原先隶属八路军115师教导第3旅第7团,这支连队在我军中的资格甚老,连队史可以追溯到秋收起义。解放战争时期154团为晋冀鲁豫野战军7纵20旅58团。1949年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18军55师154团,作为55师的主力团,也是18军中的一支劲旅。
11月21日20时,154团3营攻占打陇宗和附近的普冬地区,歼灭当地印军一部,切断了通往不丹的道路。
在中国政府宣布单方面停火后,在我军后方仍然有尚未被歼的印军官兵在蠢蠢欲动,他们昼伏夜出,四处抢劫当地群众的粮食填肚子,寻找机会越过我军的封锁,逃往不丹或印控区。为了肃清残余印军,扩大战果,我军各部纷纷派出精干的小分队展开搜剿战斗,154团1营2连的第2排就被选中作为搜剿部队投入到搜捕印军散兵游勇的战场清理行动中。
11月23日下午13时30分许,154团1营副营长和2连连长率领2排(欠5班)及通信员、卫生员等28人组成的搜剿小分队,到普冬村一带进行搜索,在数天的搜缴战斗中,我军发现有不少印军都打算走吉莫山口逃往不丹,而普冬村恰好位于通往山口的路上,不少印军都想着在这里抢保暖的衣服和粮食,以便逃亡。我军因此加强了对普冬村附近的搜剿力度,几天下来,在附近落网的印军官兵已经多达百人。

被印军抢劫的当地群众(藏民)向我军诉苦


当2排来到村子西南的一处高地搜索时,发现半山腰的一座牛棚似乎有人活动的迹象,副营长立即带着几个人上去搜查,他们在牛棚附近发现了空的香烟盒、烟头、军用饼干包装纸等物,还发现牛棚北侧人行小道有人走过的痕迹,而且脚印中有不少是中高级军官才能穿的皮鞋,副营长和连长立即判断有印军刚刚经过此处,于是决定沿着这些脚印和痕迹展开追击。
14时30分,2排的3人尖兵小组在小路的一处拐弯处突然与印军发生遭遇!我军尖兵在双方相距10米时,对其喊话争取让其投降,但这些印军拒不投降,而且还手忙脚乱地摘下肩上的步枪准备顽抗。我尖兵迅速展开战斗队形,以56式冲锋枪先敌开火,当场毙敌4人,其余印军趁乱掉头逃跑。2排马上展开队形,边开火边追击敌人,在追击中,我军又打死打伤10多名印军。当追至一条小河边时,发现印军30余人已过河,并且占领了桥两侧的乱石堆及崖洞,印军以交叉火力封锁了小桥,妄图阻止我军过河。
2连长迅速调整了部署,他一面命令4班用在正面吸引敌人,然后命令2排长带领6班在火力掩护下向石堆崖洞的印军发起攻击,当我军接近石堆附近时,6班的机枪副射手曹一攀发现前方石堆中有印军一个机枪组正在寻找可以发扬其“布伦”式轻机枪的机枪阵地。曹一攀利用地形迅速隐蔽接敌,在接近扛着机枪的印军机枪射手时,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对方一脚踢倒,还没等其他几个人反应过来,曹一攀已经夺过轻机枪向印军开火,将这个机枪组3人全部打倒(击毙2人,击伤1人,不怪他们三个打不过一个,因为印度军队的机枪射手多数是年纪大的老兵,虽然经验丰富、准头也凑合,但让这帮人和年轻人近身肉搏也确实太难为这些半老头子)。

印军布伦轻机枪组,很明显,这俩货都上了年纪


印度电影中的爷爷辈的轻机枪手


此时其余在乱石堆处顽抗的印军见我军已经迂回到其后方并抢占了制高点,立即丧失了斗志,丢下武器抱头鼠窜。2排长立即带领6班猛冲,将乱石堆附近的印军全部歼灭并包围了崖洞。此时连长也赶了上来,他命令用火力压制敌人,同时(用中国式印地语)向印军喊话命令他们投降,但洞内的印军已经被堵在里面了,其“士气”在旅长手枪的“督促”下仍然“很高”,拒不投降,边骂边往洞外射击。
见印军冥顽不化,连长命令火力压制洞口的印军,同时掩护6班向洞内投弹,6班先后投出“攻-42”型手榴弹10多枚,在一阵剧烈爆炸后,6班以56式轻机枪和56式冲锋枪泼出一阵密集的弹雨后在印军的惨叫和哭喊声中一举攻入洞内。此时洞内硝烟弥漫,印军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也被浓烈的火药味呛得透不过气来,咳嗽声此起彼伏。当6班冲进去时,整个洞内还有力气能举手的人全部举手投降。

使用56式冲锋枪的我军班长


随后在审讯中俘虏供认,他们就是62旅旅部的警卫部队,一路随着辛格旅长逃到普冬村,本想休息一阵子,然后趁着天黑溜过我军封锁线逃往不丹,但没想到辛格随手丢掉的烟盒、烟头等物暴露了行踪。
战斗打响后,在挥舞着手枪的辛格的“鼓舞”下,他们这些半饥不饱,赶路累成狗的印军爆发出了“空前”的战斗力,直到被我军堵在山洞里,辛格也不许大家投降,还试图鼓励大家战斗到底。结果山洞外扔进来一排手榴弹,辛格的身影立即被浓烟和火光吞没,见旅长挂了,于是剩下的人很痛快地就全部投降了。这帮俘虏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通过翻译告诉我方:要不是因为辛格旅长拦着,他们早就投降了。

我方拍摄的霍希尔·辛格·拉蒂准将遗体存档照


这可真是“不是我等不肯降,奈何旅长不早亡”啊。
经核查无误后,3营副营长出于人道主义,下令将辛格准将的尸体妥善收殓安葬,并立下标识,方便印方战后来认尸体(结果印军始终没人来认,最后还是我方又将尸体挖出来重新入殓后正式移交给印方)。

霍希尔·辛格·拉蒂的葬礼——就四个军官在一帮当地居民的围观下敬礼


此次历时约2小时的战斗,我154团1营2连2排全歼印军62旅旅部,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以下58人无一漏网。其中击毙33人(包括旅长本人),生俘25人(其中2人被俘前被手榴弹炸伤),缴获“布伦”式轻机枪2挺、长短枪39支、步话机1部。2排只有1人轻伤。战后,2排荣立集体一等功;6班击毙辛格战绩显著,战后荣记集体一等功;战士曹一攀赤手空拳灭了印方一个轻机枪组,事迹突出,荣记个人二等功。
辛格准将的遗体交还给印方后,印度军方为其举行了葬礼,印度总理尼赫鲁也亲自到他家乡,对其亲属装模作样地慰问了一番。但政客的作秀不能掩盖辛格准将在指挥上的无能和失误,印度军方没有像对其他战死的军官那样“按照惯例”享受追晋一级军衔,或追授勋章等“身后哀荣”。这位准将很快就默默无闻地消失在历史长河里,战前积攒的“粉丝”也迅速“归零”。只有他家人给他塑了一尊制作拙劣的胸像,在每到他的忌日的时候草草祭祀一番了事。

制作蹩脚、一脸死相的霍希尔·辛格·拉蒂塑像,已经落了一层灰,从里到外透着寒酸


原本想当印度版的赵奢的霍希尔·辛格·拉蒂,最终却成了印度版的赵括。死前烈火烹油、繁花似锦;死时不知进退、自入死地;死后人走茶凉、无人问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1-12-3 14:41 , Processed in 0.13855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